嘩眾取竉、煽動仇恨的新聞報導手法無日無之

 

 

本社就日前壹週刊一篇名為《【戒毒中心黑幕】愛滋院友強吻摸下體 職員賭錢煲煙夜夜笙歌》的報導提出強烈譴責,當中的內容極為單一及偏頗。多年來傳媒都以類似的新聞報導手法,利用公眾的恐懼,以嘩眾取寵的切入點去煽動公眾仇恨,使得我們感染者社群產生了極重的無力感。

【戒毒中心黑幕】動新聞中先以緊張配樂加上煽情標題開始,單憑一人口供加上3秒男男親熱片和多張中心內部照片,單方向指控戒毒中心。整段報導只剪出幾秒於晚上街訪香港基督教服務處負責人片段,及簡短報導服務處回覆四點,此等低劣報導手法根本就是「未審先判」。

香港基督徒服務處於同日發表的聲明中已詳細交代事件,本社不再重複。(http://www.hkcs.org/tc/latest_new/就媒體於5月1日有關本處日出山莊報導之聲明)

報導出街後即時惹來不少網民關注及指責感染者,指責離不開兩點:

  1. 認為跟感染者接觸,會感到自身生命受到威脅,及
  2. 跟感染者有接觸的人都應有知情權。

說到底,就是以因對愛滋病無知而產生出來的恐懼,作為合理化歧視感染者的理由。

我們十多年來都不厭其煩地再次講解,於日常接觸傳播愛滋的三個必要條件:

  1. 感染者出現新鮮流血傷口,
  2. 他身邊人同時有新鮮流血傷口,
  3. 感染者血液淺到對方傷口中,

才有機會感染。並信相醫生及傳染病專家在定立相關的防護守則時,定必有根據數據基礎作為考慮條件,而並非只偏坦於關顧某一方的權益或是主觀感受。所以於日常跟感染者接觸,並不需要作出任何預防措施,如認為日常與感染者接觸等於生命受威脅,就正正是由無知所產生的過度恐懼。

同樣道理,身邊人知情及不知情,日常生活接觸感染者都一樣無需作出任何預防措施,知道誰是感染者並沒有得到好處及壞處,相反感染者身份曝光就要承受社會各界的隔絕及歧視。認為「為保安危」所以有知情權的大眾的存在,正正反映大眾的無知。

「無知、恐懼與偏見並非合理歧視人嘅理由。」

現時差不多每兩個月,香港就有一宗或以上類似愛滋病負面新聞,如上月香港01的疑似愛滋家傭報導。傳媒慣於利用愛滋病的社會污名,來製造偏頗及足滿暗示的新聞,為銷量不惜加深大眾對愛滋的恐懼及仇恨。

一個愛滋污名嚴重的環境下,愛滋病只能成為大眾茶餘飯後的笑話,或作抹黑他人工具,但正確預防知識的教育反成為禁忌,大眾得到教育的機會因此被剝奪。事實上,絕大多數香港感染者都是感染後才從專科醫生護士口中,得知正確預防方法,這才是一直以來令愛滋繼續蔓延的關鍵。

愛滋病繼續蔓延並非感染者社群單方責任,

多年不作教育,令市民大眾無知的政府;
堅守以「嚇驚」手段作預防政策的愛滋病顧問局;
剝奪大眾得到愛滋教育的反同人士及家長;
以商業手法經營,只懂消費愛滋的愛滋機構;
保守卸責的教育局;
為銷量不擇手段的傳媒等,

都是令愛滋蔓延的幫兇。

Duncan Lam
愛滋健康關注社總幹事

 

最後編輯於:2019-05-03
© Copyright POC All Rights Reserved.